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6的文章

陳菊市長:您承諾的溝通協商呢?

【2016-10-31新聞稿】 陳菊市長:您承諾的溝通協商呢? 10月17日,陳菊市長於高雄市議會答覆議員有關「迫遷案」的質詢時,曾親口表示:「在程序上有不足的地方,我希望相關局處能夠自我檢討,希望能夠做得更好」、「如果我們能做得更圓滿、更周延,我們也會儘量去努力」。 之後,高雄公民大聯盟召集人陳銘彬透過民進黨團總召張勝富議員主動邀約陳菊市長,張總召表示陳市長說已指示許立明副市長負責溝通協商。但至今,並無任何消息!

向高雄市11位菊系議員下戰帖,要求公開辯論果菜市場拆遷案

挑戰書 陳慧文議員、簡煥宗議員、邱俊憲議員、李柏毅議員、郭建盟議員、周玲妏議員、高閔琳議員、何權峰議員、鄭光峰議員、陳政聞議員、李雨庭議員: 各位好! 由於各位9月24日聯名發表公開信,對高雄果菜市場不義徵收自救會長進行指控,本次議員評鑑被本聯盟(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評鑑為「言行違背議員職權角色」;媒體報導各位當中有幾位不滿本聯盟公開點名,反控本聯盟「綁架民代」、「也淪為打手」! 既然如此,為了公平,本人邀請各位(不論人數)公開辯論,就「高雄果菜市場拆遷案」的是非曲直,一次向社會大眾說清楚、講明白。讓全體高雄市民公評! 辯論之時間由各位決定,我願無條件配合;地點最好就在市議會,以方便記者採訪。此外,應採即時轉播方式,以便讓全體市民即時觀賞。 請各位於一週內給我回覆,我的聯絡電話是0937-383595,email是minbin4831@gmail.com。 此致 陳慧文議員、簡煥宗議員、邱俊憲議員、李柏毅議員、郭建盟議員、周玲妏議員、高閔琳議員、何權峰議員、鄭光峰議員、陳政聞議員、李雨庭議員
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理事長陳銘彬
2016年10月27日

公民大聯盟抗議陳菊市長玩兩面手法 戕害高雄人堅持的民主與人權價值

【2016-10-27聲明稿】 公民大聯盟抗議陳菊市長玩兩面手法 戕害高雄人堅持的民主與人權價值 今天清晨5點多天還沒亮,高雄市政府竟動用怪手偷襲強拆高雄果菜市場自救會辦公室附近3棟住宅,一位自救會成員因為絕食而剛從高醫急救室回到辦公室休息,莫名奇妙就被數位員警從辦公室架離,這樣粗暴的行徑,與苗栗大埔偷拆張藥房如出一轍,戕害人權至極,在此我們要表達嚴厲的譴責! 陳菊市長對外口口聲聲說會與民團及住戶加強溝通協商,昨天民進黨張勝富總召才與公民大聯盟召集人陳銘彬電話聯繫,張總召表示陳市長說已指示許立明副市長負責溝通協商,言猶在耳,但今天清晨竟偷襲強拆自救會辦公室,實在令人錯愕!溝通協商的機制尚未啟動,偷襲強拆的暴力卻迅速發動,其意圖趁自救會會長準備北上絕食抗議及陳抗團體鬆懈之際,遂行強拆與威嚇之目的,對於自詡為「人權鬥士」的陳菊而言,無異最大的諷刺!

【105-10-26新聞稿】高督盟評鑑出爐:議員淪為政府打手,失格!

【105-10-26新聞稿】 高督盟評鑑出爐:議員淪為政府打手,失格! 今天(10/26)上午,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高督盟)召開記者會,公布「高雄市議會第二屆第3會期議員評鑑結果報告」,共選出10位【問政優質議員】、以及18位【待觀察名單】;此外,有2位議員因【特殊優良事蹟】,受到該聯盟公開表揚。 2位【特殊優良事蹟】之議員包括:蕭永達議員再接再厲、勇於要求議會自清自律,提案修訂高雄市議會組織自治條例,要求議會業務主管應列席備詢並落實人力精簡;陳麗娜議員對於近來高雄各地之迫遷案(包括:旗山大溝頂、三民果菜市場、拉瓦克部落、前鎮第一公有市場、中央公園李科永圖書館等),陳議員多能不辭辛勞,不但對各案之自救會主動關心與聲援,並積極協助與市府溝通緩拆,甚至呼籲市府重新檢討拆遷政策。

【2016-10-17新聞稿】抗爭團體大集結 要求陳菊市長給個交待!

【2016-10-17新聞稿】
抗爭團體大集結要求陳菊市長給個交待! 請議會發揮監督市政功能,督促市府回歸民主程序,以弭平民怨! 繼10月7日至市府下「戰帖」,今天(10月17日),高雄各迫遷案自救會及反污染團體齊集高雄市議會,要求陳菊市長為其迫害人權、破壞環保之施政給個交待! 近一年來,高雄各地陸續爆發有關迫遷或環保等民眾抗爭事件,面對人民所提「居住正義」、「環境正義」及「程序正義」的各種質疑,高雄市政府卻一再以「依法行政」強硬面對;之後,當抗爭運動形成輿論壓力,市府卻以「似是而非」或「避重就輕」之說法回應。甚至,抗爭團體之領袖還受到各種不實抹黑與打擊。

2016-10-07「向陳菊市長下戰帖」行動

【2016-10-07採訪通知】 「向陳菊市長下戰帖」行動 明天(10/7)上午,高雄市多個迫遷住戶自救會及工作權維護者、公園護地護樹者,將連袂至高雄市政府,向陳菊市長下戰帖,要求公開辯論。 近一年來,高雄各地陸續爆發有關迫遷或環保等民眾抗爭事件,面對人民所提「居住正義」、「環境正義」及「程序正義」的各種質疑,高雄市政府卻一再以「依法行政」強硬面對;之後,當抗爭運動形成輿論壓力,市府卻以「似是而非」或「避重就輕」之說法回應。甚至,抗爭團體之領袖還受到各種不實抹黑與打擊。